[週報827] 不著急的平安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827期.pdf (766.9 KB, 10 次)

文/曾麗莉姊妹

[台北教會1103月佈道聚會見證紀錄]

奉主耶穌聖名見證:

感謝神讓我有機會藉著生命故事和曲折漫長的慕道過程,見證神如何在我沒有病痛災害,沒有困難險阻的狀況下,憐憫恩待我,白白賞賜得救的福音。

我是第一代信徒,71年秋季靈恩會在東園教會受洗,姪兒同時段在德國慕道,回台灣也陸續將道理傳給家人,但是事先我們互相不知情,神的揀選奇妙不可測度。73年女兒受洗,76年(80高齡的家母受洗),80年兒子受洗,98年先生受洗。感謝主!

一、原生家庭的傳統信仰

我出生在傳統封閉守舊而迷信的家庭,我們家應該有八個人,可是唯一的姊姊不到滿月就被當養女,因為祖母深信命相術士之言,說這小女娃兒命格八字太硬,會尅死父親和三個哥哥。二戰結束很久了,可是被征調到南洋當兵的大哥一直渺無音訊,母親長期思念、掛慮、憂傷,身體很弱,幸運的是38年6月仍以42歲的高齡,平安地產下了我(頭好壯壯),沒想到我的遭遇竟然比大姊更慘,出生沒幾天就送給鄰居,因為母親長期身心靈嚴重創傷無法奶我、養我。

二哥長我21歲是個小公務員,工作輕鬆,心疼唯一的么妹,苦苦掙扎一個多月終於鼓足勇氣,把我要回來自己養,就這樣兄代母職,直到母親病情好轉。

我從出母胎被你扶持;使我出母腹的是你。我必常常讚美你!(詩篇 71:6 )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詩篇 139:13 )

感謝主耶穌的保守看顧,讓我能在原生家庭正常健康地成長。

大哥終於平安回來,重逢了失而復得的愛子,母親的病就慢慢痊癒,他深信一切都是神佛保佑,祖先庇蔭,從此拜得更殷勤、信得更徹底:搬動桌椅,出遠門凡事要翻看農民曆,也會藉乩童、觀落陰來問運勢求平安財利。尤其上神壇宮廟要先掛號、報名、說清地址,註明所求的事項,八、九歲的我早熟又叛逆,有時故意亂講瞎扯,他們所謂的「神」也都能有一套說詞。

除了督促我讀書寫功課,母親也常要我背頌「家譜」,拜祖先時看他唸唸有詞,我追問「阿祖」叫什麼名字?阿祖的父母又是誰?母親就惦惦不作聲,因為他也不知道啊!

既然拜那麼多次,祭品又那麼豐厚,為何又有鬼魔來捉弄?祖先不是慈愛兒孫晚輩嗎?為何神棍靈媒常藉口「風水不好,惹怒祖先」必須花大錢消災解厄—這些問題反覆衝擊,我對「拜拜」傳統的盲目信仰,越來越反感。

二、孩提時代的耶穌印象

小哥大我10歲,從小我沒有年齡相近的玩伴, 十分孤單剛好鄰居同學信基督,我常去他家玩耍、寫功課、聽大姐姐講聖經人物故事,偶爾週日也跟去教堂做禮拜跟著唸:「阿們」,雖然聽不懂神愛世人、耶穌捨命釘十字架的道理,但稚嫩心靈已埋下小小的福音種子,內心很憧憬這樣「單純輕省」的拜神方式。

原生家庭複雜繁瑣的「拿香跟拜」卻凡事有禁忌、受捆綁;對比鄰居精簡素樸的虔誠禮拜,凡事喜樂自在,難道不是主耶穌的巧妙安排?原來他一直都在,不管出生、不論外貌,神默然愛著我,一路引領我。

58年參加基督教夏令營,一群莘莘學子躺臥在淡江大學綠油油的草坪,仰望藍天,靜靜思想反覆咀嚼神的話語,真有被感動到,「人生在世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們終歸需要,也必須羨慕一個更美、更好的家鄉—那是在天上的」,這句話一直在我耳邊迴盪,可惜沒有繼續認真追求,營隊活動結束,美好的心靈饗宴也畫下休止符。

大學畢業後就職結婚生子,生活看來平順,可是離鄉背井遠嫁到嘉義,要適應新環境,為人婦、為人母、為人師表,還有婆媳姑嫂的禮儀要學習、要對待,每天忙碌奔波,有點焦頭爛額。因著婆家的信仰,只要小娃兒哭鬧,不安寧或者腹瀉拉青便,就要請人收驚,拜「床母」,帶護身符…不知不覺我又走回「拿香跟拜」的老路,日子過得渾渾噩噩的,在南部待了兩年半,沒碰到信基督的,也不曾拿過福音單子,是信仰的蠻荒期。

三、慕道過程

隨著先生工作異動,我再度回到台北,回到父母兄嫂的身邊,心情愉悅,工作也得心應手,更巧妙的是竟然有三位基督徒和我同辦公室。他們喜樂開朗,待人謙和有禮,對學生諄諄教導,寬容而有愛心,其中有位男同事常常利用午休或課後時間,找學生讀聖經,幫他們按手禱告,難怪學生給他取個「耶穌」的稱號。那段時間我常常被邀約參加週日崇拜或者特別聚會,有許多信仰上的問題,沒有得到答案,就慢慢存留一些負面印象。

這種基於人情的邀約,較偏重社交活動,沒有紮實的聖經道理教導,頂多只是短暫的心靈寄託,漸漸的,我抱著可有可無的心態,追求永生救贖的信仰歷程,就慢慢停滯不前。

70年寒假我做了聲帶結節摘除手術(當時沒有雷射,只能透過局部麻醉,用顯微放大鏡侵入處理),醫生再三叮囑術後兩週不能開口講話,聲帶才能充分休息,幫助復原。那段時間我真的「比手畫腳」真正體會到用眼觀察、用耳傾聽、用心領會。我們搬到萬華區開藥局半年多了,竟然沒有察覺:原來對面雜貨店,每天都重複上演人生戲碼,陳先生無酒不歡,整天亂講話、碎碎念,一直都是宿醉狀態,兒子20多歲睡到自然醒,無所事事,而且好吃懶做。

主角陳太太50來歲,身形微胖,但動作俐落,一早店門打開就裡裡外外、忙進忙出,尤其華燈初上,夜市開始做生意,他更為忙碌,送雜貨,推啤酒給店家,一趟一趟的跑,沒有幫手,雖然隔著街道,我依稀還能感覺到他的氣喘吁吁。我常思想:他一個女人家,竟然背負這麼大重擔!整天忙碌勞累,還得接受先生兒子的愚頑情緒,是什麼支撐?讓他仍然平和喜樂過日子?

午休時間沒有人潮,車輛也少,難得的清閒安靜,剛在東園教會受洗的陳太太會熱心地打開錄音機,調到最大音量,反覆播放讚美詩,就是要和我分享,隔著小小的街道,我也真感受到屬靈的音樂饗宴(舒暢安定人心),他沒有聰明巧智,也不用言語遊說辯駁,只是將神的話語教導,落實在生活中,恩慈良善、忍耐、順服,就活出了喜樂有盼望的人生。(陳太太就是北投教會的張寶惜老姊妹108年蒙主恩召)

東園教會舊會堂離我們家很近,71年春季靈恩會陳太太帶領我密集聚會,也聽了很多見證帶,慕道期間看到有位駝背的弟兄一天天好轉。教會兄姊很親切,很溫暖,傳道長執都按正道講解聖經,不加添不刪減,不隨自己的意思過度演繹。神的話語句句扎心,帶有能力,尤其當守安息聖日,紀念神所做的工,是週六聚會,不是週日做禮拜,和我以前去過的教會迥然不同。鼓勵會眾迫切祈求聖靈,因為聖靈是進天國得基業的憑據。我覺得道理很好,也知道這是真理、聖靈、神蹟同在的教會,正當我以為抓到了盼望的緣由,可以繼續查考、持定永生,一個不留神就給魔鬼留地步,一連串疑惑湧上心頭:禱告一定要那麼大聲?那麼用力搖晃嗎?莫非大家都受了催眠,是一種心靈感應的狀態?我反覆思想、忐忑不安。再加上聲帶剛開過刀,信心軟弱,不敢情詞迫切大聲祈求,聽到別人靈言流暢、心中焦急,更無法專心,有時使用蠻力,有時又過分克制,沒有真正順服聖靈的帶領。這樣的心思態度,神很不喜悅,把已經有的聖靈感動瞬間收回。

四、蒙恩得救贖

我因為求不到聖靈,非常軟弱,禱告時胡思亂想常受惡者干擾,又沮喪、又害怕,幾乎要放棄,漸漸的自己找藉口不太聚會。

時光飛逝,轉眼間秋季佈道會又到了,長執同靈不斷地鼓勵我要好好把握機會,我只是笑笑的說:「暫緩吧!我還要查考」就在最後一天安息日聚會完我回家休息,竟然做了很可怕的異夢:有好多好多討債的手直接衝著我,100、200、500、1000 …到處都是,我被催逼的喘不過氣來,被牢牢的壓制著,甚至無法呼求「哈利路亞,主救我」,經過一番折騰驚醒後,我下定決心受洗成為神的兒女。受洗那天,我先生碰巧值班,沒有回台北。

感謝主!神的安排奇妙,把眼前的阻擋都預先排除。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以弗所書 2:8 )

凡等候耶和華,心裏尋求他的,耶和華必施恩給他。(耶利米哀歌 3:25 )

後記:

我先生71年8月1日回嘉義醫院就職,辛苦籌劃,開業一年多,生意漸有好轉的西藥房被迫停業(而我六月才知情,手足無措),感謝主的保守,一場已然成形的婚姻風暴,讓我靠著禱告,慢慢消化了怨懟悲憤的情愫,重新調適心情,穩住腳步,走出了陰霾。因為神「你的話是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九月開學女兒考上古亭國小音樂班(師資一流、學費便宜)感謝主!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神,我一邊打包藥分類整理一邊也奮力完成40學分的暑修課程,薪水連跳4級,恩典滿滿。

72年秋天己經在台北教會慕道的嫂嫂讓我搬回他家2樓,母親更方便就近照應我,我們母子三人結束了在外租屋漂泊的日子。

77年8月1日先生調回台北陽明醫院,一家團圓。

認識主耶穌蒙寶血救贖是我一生最大的福份。

親愛的朋友,人生苦難在所難免,縱然是荊棘滿路,有主倚靠交托,終能步上坦途,衷心希望你們也能把握機會親近神,來同嚐主恩的滋味。

願一切榮耀頌讚歸予天上的真神,屬靈的平安喜樂福氣賜給眾弟兄姊妹,阿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