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864] 主恩浩大(一)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第864期1218.pdf (2.9 MB, 5 次)

文/陳淑媛

(2021.12.15台北教會晚間聚會見證稿 )

在見證之前, 首先要感謝67年前的今天,神讓我降生在世界並成為祂的兒女。飲水思源,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我要來分享我們家第一代信主的經過。我的祖父是陳復生長老,是家族最早信主的人,我見證的文獻部份是參考我的堂叔陳宏謨弟兄的一篇紀念專文。他以學者研究的精神,將初代信徒的歷史,考察的非常仔細,將祖父的生平、成長及教育背景,尤其在追求生命意義過程中的爭戰有精闢細述。

(一)富裕地主之長子,擁有最好資源的社會精英

我的祖父本名陳萬玉,出生在嘉義大林鎮。我的曾祖父係當地的望族,長年積擁土地百甲,鄉里常以「陳氏家族耕地無須經過他人田埂」來形容其土地的廣闊。曾祖父早年非常有生意頭腦,在日據時代就買進大量台糖的股票,後來與新高山糖業公司簽屬合約,授權全權統籌大林地區甘蔗集貨買辦事宜,曾祖父因而被稱為糖廠的第二老闆。

早期家裡耕作面積廣大,收割時期牛車拖運各種農務進出宅院儲存,門庭若市的情況蔚為奇觀。因為家裡長輩敬拜各種神明,廳堂經常安奉各式各樣的神像,當時對甘蔗崙區主要廟宇均大方提供香油錢,且遇到廟會節慶更是大肆慶祝,也會在自宅設宴席邀請地方仕紳官員,並常於宅第門口搭棚聘請戲班公演, 嚴然成為當地民間信仰的集會中心。陳宅門口經常人聲鼎沸、熱鬧非常,可說是農村政經匯集的中心,所以深得人望。

陳宅大院前門還興建了一座二層排樓名為「望遠樓」,做為供文人名士的詩社聚會之地。日據時代響應民間飼養馬匹的風氣,家裡也飼養兩匹駿馬,並禮聘名師訓馬,還幾度獲全台或嘉雲地區比賽冠軍殊榮,這也是當時社經地位的象徵。 而平常對子弟管教甚嚴的曾祖父,在此時也會帶領全家大小一起出遊此類盛會。在這樣環境生活下的祖父,實在沒有可能來信耶穌。

祖父陳萬玉於1901出生,24歲時與本會蔡聖民長老娘的姪女楊秋金結婚。1927年時,家裡辦理私塾,特別邀請當時畢業於總督府國語師範學校,精通漢文、寫作,也善於作詩詞的蔡聖民長老來當家庭教師。本來只是教家裡的子弟,後來也陸續讓鄰里的孩子有機會學習識字。其實這本來是一件普通的教職,但主宰人類的救主耶穌,預先埋下了傳揚神國福音種籽的關鍵契機。 (下期待續)

(二)文弱書生東瀛求學染重病,壯志未酬黯然返鄉

1898年台灣還是日本殖民地,當時對人民的初等教育是積極的,但中高等教育幾乎是封閉的。1922年以後雖然台灣人也能受中高等教育,然門路極為狹窄,所以許多有志青年選擇遠赴日本留學。祖父在獲得父親及家人同意下,前往東京求學(1924~1925 ),那時的交通只能從基隆港搭船抵達神戶港再轉往東京。當時約24、25歲英年的祖父,首度遠離家鄉親友,立志取回日本高等學位 以便光宗耀祖。抵達東京後著手準備求學所需事宜,然而命運捉弄,不久遇上季節劇變。習慣南台灣四季如春的祖父,擋不住東京那出乎意料的天寒地凍,罹患嚴重的哮喘病。起初不以為意,相信區區小病,在當時第一流的日本首善之都名醫診治下,必能藥到病除;未料在東京尋遍名醫,竟然毫無起色。每當發病時,痛苦實非筆墨可以形容(這是祖父見證時親筆所述),又身處異鄉,那時的失望與悲觀,是沒有經歷過的人所想像不到的。由於健康已失,起初的心志亦失落,什麼智慧和成功的慾望一切都不在眼中了,只好被迫返台療養,準備長期抗病。

在輟學返鄉養病時,全台灣南北四處求醫,尋求過的醫師難以勝數。其中包括大家認識的林崇光醫生(後來嘉義教會的林悟真長老)、郭柱醫生(後來為大林教會郭柱長老)。兩位本是名醫又與祖父友好,當然是極盡所能醫治,可惜後來也都束手無策,甚至坦言告知這種肺癆哮喘病症,目前無藥可醫了。本來想用長期調養來抗病,幾年後竟惡化到垂死。後來有人推薦日治時代的嘉義城隍廟擁有200年悠久歷史最是靈驗,應可獲得指點。苟延殘喘的祖父將最後希望繫於此,本想家族長年以來對各式神明的虔誠敬拜,應該能受到保佑,沒想到滿懷希望到城隍廟擲杯抽籤,竟然得到「燈暗淡無光」的籤詩,指明重病無藥可救,讓祖父差點想自我了結,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