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865] 主恩浩大(二)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865期.pdf (2.2 MB, 8 次)

文/陳淑媛

(2021.12.15台北教會晚間聚會見證稿 )

我的祖父是陳復生長老,是家族最早信主的人,我見證的文獻部份是參考我的堂叔陳宏謨弟兄的一篇紀念專文。他以學者研究的精神,將初代信徒的歷史,考察的非常仔細,將祖父的生平、成長及教育背景,尤其在追求生命意義過程中的爭戰有精闢細述。

(二)文弱書生東瀛求學染重病, 壯志未酬黯然返鄉

1898年台灣還是日本殖民地,當時對人民的初等教育是積極的,但中高等教育幾乎是封閉的。1922年以後雖然台灣人也能受中高等教育,然門路極為狹窄,所以許多有志青年選擇遠赴日本留學。祖父在獲得父親及家人同意下,前往東京求學(1924-1925 ),那時的交通只能從基隆港搭船抵達神戶港再轉往東京。當時約24、25歲英年的祖父,首度遠離家鄉親友,立志取回日本高等學位 以便光宗耀祖。抵達東京後著手準備求學所需事宜,然而命運捉弄,不久遇上季節劇變。習慣南台灣四季如春的祖父,擋不住東京那出乎意料的天寒地凍,罹患嚴重的哮喘病。起初不以為意,相信區區小病,在當時第一流的日本首善之都名醫診治下,必能藥到病除;未料在東京尋遍名醫,竟然毫無起色。每當發病時,痛苦實非筆墨可以形容(這是祖父見證時親筆所述),又身處異鄉,那時的失望與悲觀,是沒有經歷過的人所想像不到的。由於健康已失,起初的心志亦失落,什麼智慧和成功的慾望一切都不在眼中了,只好被迫返台療養,準備長期抗病。

在輟學返鄉養病時,全台灣南北四處求醫,尋求過的醫師難以勝數。其中包括大家認識的林崇光醫生(後來嘉義教會的林悟真長老)、郭柱醫生(後來為大林教會郭柱長老)。兩位本是名醫又與祖父友好,當然是極盡所能醫治,可惜後來也都束手無策,甚至坦言告知這種肺癆哮喘病症,目前無藥可醫了。本來想用長期調養來抗病,幾年後竟惡化到垂死。後來有人推薦日治時代的嘉義城隍廟擁有200年悠久歷史最是靈驗,應可獲得指點。苟延殘喘的祖父將最後希望繫於此,本想家族長年以來對各式神明的虔誠敬拜,應該能受到保佑,沒想到滿懷希望到城隍廟擲杯抽籤,竟然得到「燈暗淡無光」的籤詩,指明重病無藥可救,讓祖父差點想自我了結,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三)病中得聞耶穌福音,恩典臨到蒙醫治

祖父臥病垂死想起父親家財萬貫,但他卻咽不下飯,三餐還得服苦藥為生,而自家雇聘的工人雖家徒四壁,用起餐來津津有味;自己固然有軟床可睡,卻因哮喘肺癆左翻右覆,日夜不得安眠,而那些佃農吃飽喝足後,鋤頭往樹蔭下一橫,腦袋一靠當枕頭竟能立時呼呼大睡,真的滿心戚苦。祖父病情發作時,呼吸急促、喉頭會發出陣陣抽蓄聲,不知情者聽到會被嚇到,可見患者本身極為痛苦,甚至於痛不欲生。患者又特別怕冷,因而長髮披肩不敢理髮;大夏天也整天掛著蚊帳、蓋著厚棉被。常連續抽蓄咳血痰,因為長期失眠又無胃口,後來更惡化為肺癆第三期,每晚吐的血痰可裝三個牛奶罐。

當時親赴醫院探訪介紹福音的蔡聖民長老描繪「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見一位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躺在那兒不斷的喘息。我避免正視他的面孔,憑著信心見證了許多神蹟奇事。」聖民長老說「我是來向你報好消息的,若你相信,一定可以好起來。」又鼓勵說「只要你相信,熱心起來,就沒問題。」他並見證自己得醫治的體驗和信主經過,時間不到半個鐘頭。因為祖父很虛弱且無力講話,就向聖名長老點頭及輕敲床邊示意,表示願意相信耶穌。於是就接受聖民長老的按手禱告,而他在教導祖父禱告後便離開返回民雄。

事後祖父自己親筆見證說,因為已經走頭無路了,他就決心只專心禱告,暫先不再服藥,以便確認禱告是否真的有功效。所以當時雇請的佣人端上如常熬煎數小時的藥時,祖父居然叫他倒掉,弄得佣人進退兩難。因為這藥一貼需要五塊錢,等於當時工人一個月的薪資,且藥材珍貴還需特別託台南的友人從中國購入。當時祖父躺在床上向造物主虔誠禱告「主耶穌阿,如果您真的像海清(聖民長老本名)所見證的那位主宰天地的神,雖然我還不認識您,然而您從天上一定看得到我此刻所遭遇萬劫不復的絕境。我不是故意不信您,而是我從來不知道有一位創造宇宙萬物至高者的存在,求您醫治我的痼疾,好讓我確實知道您真的就是那位造物主。」

奇妙的是原本無法開口的祖父,經過一會兒的禱告後,就可以馬上講話,而且全身舒暢器也不再喘了。隔天祖父就寫信給聖民長老說「姑丈阿,真感謝您,我病好多了,今後我要相信耶穌,並且要回去告訴我父親。」事後祖父自己做見證說他本來無法動彈,一移動就痛苦萬分,可是聖民長老離開當晚就可以提筆寫信。後來他居然自己收拾行李,請人雇一輛人力車由醫院到火車站,買了車票逕自搭車回到大林甘蔗崙家裏。在農曆正月,他終於得以重返離開半年的家。祖父當時並沒有先告知家人,如今這垂死的病人突然回到家裡,所以曾祖父見到他大為震驚,其實家人當時已經不抱希望了,想就只能等死罷了。到底是找到那位名醫,沒想到愛兒能起死回生。祖父回答說「阿爸,是耶穌讓我好起來的,我已經相信耶穌了。」原本曾祖父素以頑固著稱,平日一聽見耶穌的名字就會大為不快,可是轉念一想,我這兒子本來已無可救藥了,而現在竟活生生地在面前。於是他不得不相信,也不敢如以前一樣咒罵耶穌。

根據聖民長老的回顧,由嘉義醫院出院返鄉的祖父,於星期六帶著尚極孱弱的軀體趕赴民雄陳厝寮,擬參加安息日崇拜聚會,未料人生地不熟的他抵達時已經散會。聖民長老仍然秉持愛心,特別陪同他懇切祈禱,禱告時祖父竟然聖靈充滿,極為喜樂,深覺病況明顯進一步好轉。(根據日治時代信徒名簿記載,神於3月16日將聖靈賞賜給他,激勵祖父下定正式歸入耶穌名下的決心)主耶穌垂聽祖父日夜以來的懇求,素以討厭耶穌、頑固著稱的父親那鐵石心腸終於軟化,同意祖父受浸信耶穌。祖父親自見證道:「… 從此放棄一切醫藥,日日向主懇求,直至三月。1929年3月17日星期日(農曆2月7日)在民雄葉仔寮溪按聖經原始教誨,奉主耶穌聖名,接受活水全身沒入水中的浸禮,目的是使罪得赦,病魔迅即被擊退!大水洗後,果蒙主耶穌垂憐,施恩給我。使這多年的難疾,在此一洗,病魔完全擊退而痊癒了,哈利路亞!榮耀歸給真神!」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