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884] 在生活中體驗神(一)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844期.pdf (1.1 MB, 14 次)

文/李百加

我是李百加,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

我是信仰上的第二代,所謂的第二代其實跟信仰的第一代是很不一樣的,信仰的第一代是自己親自觸摸到神然後相信,但信仰上的第二、三代就是在我們對信仰還沒有體驗就受洗了。所以我們這些信仰的二、三代需要體驗神、把信仰變成自己的過程,不然我們這份信仰對我們而言是空虛的、沒有意義。所信仰的耶穌只會是我爸爸媽媽的神、我阿嬤的神。接下來就奉主耶穌是名見證我在信仰上的體驗。

一、遇到事情要禱告

從小我在基督化的家庭長大,遇到很多的問題,我的家人都會教導我一個觀念:遇到任何的問題要先禱告,主會幫助我們。我們要靠神解決一切難題。我也把這樣的觀念放在我的生活當中。

但說真的小時候的我也曾經懷疑過我信仰的這一位神,小時候腸胃不太好,常常肚子痛、拉肚子,每當這個時候我的家人都會陪著我禱告,求神讓我肚子好一點,事實上我還是每天很不舒服。有一天我就在想會不會我信錯神了,因為我每天禱告還是肚子痛。

其實在成長過程中我有不少的體驗,不管是在服事上或是身體健康方面,但都沒有特別深刻的體驗,直到我升大學這段時間,神讓我真真切切體會到祂。

二、爸爸是我的避難所與幫助

我爸爸在我生命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不管是信仰上或是生活上的事我都會去問他、詢問他的意見。而且我跟爸爸關係也很好,我都會把秘密跟他說,在我心中我的爸爸是我的避風港灣,我難過的時候他會安慰我,我受委屈的時候他會替我解決。

在我高三那年的9月,爸爸身體開始不舒服,但他起初並沒有在意繼續過生活,但後來真的太不舒服了就到醫院做檢查,等11月結果出來後爸爸回家跟我們說:他得胃癌。

我們家是抱持一個樂觀的態度面對(我們家一向都很樂觀),但老實說我很擔心爸爸,因為我不知道他的病嚴不嚴重,因為他不會跟我說他的情況,只叫我好好禱告,好好讀書,不用擔心。所以我心想他不說應該是還好吧不會很嚴重。

過了一個禮拜,我爸爸給我看他跟姑姑訊息問我問題,我就不小心看到了他跟姑姑的對話,內容大概是說他只剩幾個月的時間,我當下心裡很是震驚,原本以為只是胃癌初期,沒想到竟是末期而且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

老實說我非常害怕,我害怕在生活上信仰上給我很大支持的爸爸離開我,而且他走了家裡就失去經濟支柱,還有太多太多的問題令我很擔心很害怕。而且媽媽自己也在低潮中,我不敢跟她說我很難過,所以那時候的我無心準備考試每天到學校就是邊上課邊哭。

在這樣難過的時刻我想著要禱告,不管是從小爸爸媽媽告訴我的禱告很重要,或是我長大後自己的體驗都告訴我禱告可以解決很多事情。所以我就跪下來禱告,記得當時每天的禱告都在哭,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該怎麼辦,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信耶穌並得醫治的見證?那你們猜神有因為我的禱告讓爸爸的病好起來嗎?

爸爸的身體並沒有因著我的禱告而日間康復,反而身體一天比一天還要糟糕,最後住進了醫院。但是我的心卻沒有一開始那樣害怕、難過了,我發現在每天的禱告讓我越發有力量去面對眼前的困難。但害怕還是有的。

三、無限量的愛,無法償還的愛

在爸爸過時前一週的禮拜天,教會的聖樂團在教會舉辦了感恩音樂會,我跟阿嬤一起參加了那場音樂會,第一首詩歌是讚美詩395的改編,當唱出歌詞時我的眼淚直接落下,詩歌唱到:求提升我,使我堅定,憑信站在更高之地,求主領我向高處行。我覺得詩歌唱出了我當下的心聲,我想要緊抓住這位神,不要因為眼前的困難而放棄,但我自己卻沒有力量。

剛前面有提到說,靠著禱告神安慰了我,讓我不再那麼擔心、害怕,但是擔心、害怕並沒有從心中消失。然而在音樂會中間唱到兩首詩歌,大大安慰了我那時候擔心、害怕的心情。

第一首是神的恩惠,歌詞說到:創造我的乃是我的神,呼召我的乃是我的神,差遣我來的乃是我的神,成就今日的我是神的恩惠。無限量的恩惠,無法償還的恩惠,環繞在我周圍。

從詩歌當中我回想在生活、教會的經歷,我雖然從小在教會長大,但我卻是常常欺負別人、在外頭講髒話的小孩,但神並沒有因為我各種惡劣的行徑放棄我,反而祂給了我很多的恩典。

詩歌最後唱到:堅定我信心的,是神的恩惠。

神的恩惠我喜歡把它解釋成神的愛,從詩歌來看,確實神的愛是支撐我走到今天的唯一動力。

 四、放心,我陪你走

第二首詩歌是:主牽我手同行。歌詞內容講到:在奔跑天國的路程中,主牽我手引導我腳步。這一句歌詞也是讓我淚崩的原因之一。前面有說到,我還是會擔心、害怕未來爸爸走後我該怎麼辦?但我聽到這首詩歌大得安慰,我清楚知道就算爸爸走了我也不用害怕,因為走人生道路,我不孤單,我有神做我的倚靠。

直到爸爸走的那天,我接到班導通知從學校趕去醫院的路上,我的心都是平穩安靜的,沒有哀傷與害怕,,我知道我準備好了。

(當我在教官室簽外出單的時候,教官問我外出的原因,卻沒看到我臉上有一司憂傷,就覺得很奇怪。)

到醫院的時候,爸爸離開我們了,當時的我哭了一下,便不再哭泣,我看著身旁的家人都非常難過,雖然我內心也是很不捨,但我真的不憂傷。現在回想起來,不知道在旁邊的醫護人員會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自己最親的人走了還不哭,但只有我知道,我不哭的原因、我不憂傷的原因是因為神把我的憂傷取走了。

我知道我有一個盼望是將來我們會在天國見面,所以我不難過。雖然想到將來沒有人可以在生活上繼續幫助我、沒有人可以如此讓我放心可以我還是會難過,但神親自拿走了我的憂傷。

所以我感謝神,雖然我面臨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困難,但神美好的安排讓我從中大得安慰。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