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935] 有一份愛從天上而來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935期.pdf (855.0 KB, 24 次)

文/陳美如

奉主耶穌聖名做見證,感謝主有機會分享主耶穌的愛

傳統信仰裡的懷疑

我生長在保守的公務人員家庭,家中的教導也很傳統,從小媽媽會教我做很多家事,也會教導哪些日子準備甚麼來拜,燒甚麼紙錢。一直到高中有一次跟媽媽在廟裡拜拜, 看著那些偶像忽然有些恍神的想,不知自己在做甚麼?

接觸教會

小學二年級從斗六搬到台北,國中時很擔心如果將來考不上高中, 會跟著大家去電子工廠工作。還好順利考上高中,當時本來想念園藝系或農藝系。但高三時,當牙醫的表哥跟媽媽說,有一個大學科系叫做醫事技術系,就在醫院裡做檢驗的,對女孩子應該很合適。我就真的填了志願進大學念醫技系。

大四實習在榮總一年,我才發現我不但害怕幫病人抽血,也很怕那些檢體的血腥味。就去報考台大微生物免疫學研究,選了病毒學的實驗室。唸到碩二時,學校成立了博士班,在老師和旁人的鼓勵下就繼續唸博士班。這個第一屆博班的過程其實很辛苦,例如要全英文講書報討論, 或是畢業門檻要有兩篇論文發表。這當中我也在博士班三年級時結婚,先生是大學同學,當時他也從新回學校讀醫學系。

結婚前才知道先生一家人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逢年過節會被帶到教會,卻不太聽得進講台上的訊息。到教會只會看著別人禱告很奇怪。

博士唸到第四年,指導老師有一天問我畢業之後要做甚麼?是等著當先生娘嗎?或是要去國外做博士後研究員?回家跟先生商量時他倒是很輕鬆地認為博士後研究是有薪水的,那很好啊!可以順便出去玩一玩。

但當時所上規定要有兩篇研究論文在國際期刊發表才能畢業,三十年前是很困難的,1990年秋天剛好有一個國際的病毒學會議在花蓮舉行,有一位在巴爾帝摩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博後研究學者建議我可以把履歷投到他工作的實驗室。

念書到博士班,然後呢?

1990年底,一方面第二篇論文進度很困難,一方面我從小沒有離開過家。美國對我而言是一個未知的世界。當時心情煩躁,晚上常常睡不著。覺得一路一直念書,再來呢?先生這時會邀我起來禱告,後來1991年四月就畢業了!

台北教會受聖靈,浪子回家看見父親

四月的某一天先生的小阿姨打電話給我,說我之後要去美國了,邀請我到台北教會參加詩歌佈道。當時我住永和,小阿姨陳碧芬姊妹小時候有結核菌感染身體骨架畸形。他說要從松山騎四輪摩托車到台北教會跟我會合,實在不好意思拒絕。到教會聽講道還是半信半疑,到祈求靈恩時,小阿姨邀我去前面禱告。跪下不久,聖靈就感動念出舌音,雖然不明白,此刻的感受很像是在外流浪很久的孩子有一天回家了,看見在門口等待的父親就放鬆了大哭起來,覺得以前都靠自己好辛苦,現在不用硬撐了。

美國生活,神親自提醒接受大水洗禮

1991年5月我帶著婆婆送的一本聖經和兩個皮箱,到達巴爾帝摩。很感謝神的是我大學最要好的女同學剛好在同一個城市,我租好房子剛好就在她住的大樓裡。第一天進到沒有家具的屋子,同學為我由大樓回收站撿了一張小書桌和一張椅子,還有一個床墊。想到之後要一個人生活,就在窗邊跪下來禱告。一位台灣同事隔天帶我去大賣場買齊了大小物件,就這樣我開始在美國將近三年的生活。

到了暑假,先生到美國看我,每個周末都出去玩得好開心。八月知道離我大約開車三小時的伊莉莎白教會要舉行靈恩佈道會,我們就在星期五下班後前往參加聚會。星期六下午傳道過來勉勵我要考慮把握機會洗禮,坦白說我真的一知半解。我就跪下來禱告,心中問神我應該洗禮嗎?這時出現一個我早已經忘記的畫面,是第一天到美國在那個空的房子裡跪下來禱告的畫面,瞬間提醒我神是如何陪伴我走過剛到美國的三個月。就決定報名接受洗禮。

十字架的異象

1991年8月25日,我在伊莉莎白海邊洗禮。在聖餐禮最後的禱告時,我忽然看到一幕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畫面,看到最清楚的是手臂因為重力往下拉造成的骨肉分離,我大哭了,那個感受是親人被虐殺的心情。然後有一位穿白衣的人出現在十字架旁,我看不清祂的臉卻知道祂是面帶笑容的,祂伸出手來,當我想握住時,禱告的鈴聲就響了。洗禮之後的幾年裡,每當講到這一幕我還是會大哭。

當時我並不太明白聖經的描寫也未看過相關圖片。後來每次在歐洲的教堂看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就覺得那些藝術品都太輕描淡寫了。

因材施教的神

一路念書到了二十八歲,腦袋的訓練是思辨與挑戰,對聖經有很多的懷疑。神就用一個很震撼的方式讓我開始認識祂。也賜給我一個謙卑的心,在聚會時可以聽見講道者所說的訊息。也有信心在禱告中可以把自己生活當中的一切交托在神的手中。

台灣的工作神的安排-超過自己能力的工作機會

1994年回台大任教,深深覺得我的新同事們很優秀也很努力,以我的能力很難在台大生存下來。有時禱告會問主耶穌是否把我放錯地方了,可能去東部偏鄉小學當老師比較合適?一轉眼三十年過去了,星期六當很多同事在實驗室繼續奮鬥時,我通常都帶著孩子跟先生一起在教會守安息日。曾經我禱告某個計畫一定要通過,結果沒通過,但到了年底發現實驗室的錢都夠用。我也在每天的學校生活當中體會到神的安排,看到這是神給我的禾場,希望我可以為主的緣故伸出愛的膀臂去關心周圍的人。

常常想到詩篇第一篇,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

這人便為有福!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

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

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詩篇1:1-3)

家人陸續信主

我回台灣時,弟弟正準備要出國,我跟他分享了信耶穌的好處,鼓勵他到美國可以去找教會。媽媽卻跟弟弟說男孩子要拜祖先不可以去教會。想不到弟弟去美國到第十年因為研究壓力有了很嚴重的憂鬱症。有一天媽媽提起弟弟的狀況很擔心,我提到去教會,媽媽忽然說弟弟現在在外國就給外國神管好了。我於是聯絡當時在哈佛進修的蔡彥仁教授,經過半年弟弟查考聖經也領受聖靈,於是在美國波士頓祈禱所受洗。

媽媽洗禮後一個多月安息,

爸爸因為感受教會愛心參加福茶受聖靈

主耶穌後來也為弟弟預備在台灣的教職,並和教會的姊妹結婚,弟妹邀請媽媽去松山教會,慕道兩年後,媽媽也2010年10月份接受大水洗禮。到了十二月冬天很冷,媽媽星期六早上參加聚會,中午覺得身體不適請弟弟送她回家。星期天凌晨去了急診,檢查都沒事,醫生說先留院觀察。想不到星期一的清晨,我開車要去接媽媽回家的路上就接到電話說媽媽在睡夢中喘了一大口氣離世了,後來猜測可能是主動脈剝離。

感謝主的是兩星期前妹妹剛好由加拿大回來,全家人一起拍了一組照片慶祝爸媽結婚六十周年。雖然不捨,我們都很感謝神讓媽媽沒有受到病痛的折磨。

但是爸爸非常的難過,之前讀聖經很久了,卻是一直不相信,覺得有很多漏洞,問我們也得不到滿意解答。因為感謝教會為媽媽過世時教會的長執立刻趕到醫院,又安排了美好的喪禮,就答應參加松山教會的福音茶會,教會福音茶會當中祈求靈恩的禱告時間很短,爸爸在第一排坐著禱告,主耶穌就賞賜聖靈給他,說起靈言。爸爸說感覺是背上有一陣風穿過很溫暖,禱告結束後他對弟弟說真的有神。經過幾個月的查考,爸爸也接受洗禮,歸入主的名下,熱心聚會。在晚年得了很大安慰。我非常感謝神的奇妙帶領,讓家人可以在主裡同得恩典,盼望未來在天家相聚的美好。

基督徒在世的生活

回想過去的三十年,真的都是主耶穌恩典的痕跡。從當年在巴爾的摩 的一個讀經班,開始查考創世紀,到後來決心跟隨耶穌。曾經是個膽小害怕的女孩也因為有這份天上而來的愛而有了不一樣的人生。生活上經歷許多的困難,卻也都是認識神的機會。教養孩子好像也很輕省,兒子從小在教會長大有許多弟兄姊妹陪伴之外,主耶穌教導他明白自己的恩賜,小學的時候就想要當建築師,升學的路上也遇過挫折,但之後卻看到主耶穌有做更好的安排。到國外讀書或工作也會就近教會,讓我們不用操心。

我其實經過很多年才明白主耶穌把我放在校園的美好旨意,研究病毒在細胞內造成的變化,有機會更認識神造物的精巧。人的身上有37兆個細胞各司其職才能維持我們的生命。真的每一天都值得為我們的生命感恩。

在校園裡可能有老師會抱怨現在學生很難教,但因為神的愛讓我可以去愛這些學生,結果是實驗室的氣氛很好,大家會互相幫助,在研究上可以有好的成效。

一切榮耀頌讚歸於天上的真神。阿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