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842] 甲狀腺手術,奇妙地保住聲帶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842期.pdf (1.2 MB, 0 次)

文/羅大維

2019年左右,我周圍有許多認識的好友,多人都罹患肺癌或肺腺癌。以前是抽菸的人容易罹患,現在是連不抽煙的人也會罹患肺部腫瘤,原因來自廚房的油煙與空氣污染 pm2.5 過高。

我已過了 55 歲,自忖應該準備要罹患癌症了。因為牙科醫療工作的關係,必須近距離接觸來自病人口腔的空氣飛沫與粉末,即使我有飛沫吸塵器在儀器旁,診療間進行空氣消毒滅菌,但還是懷疑自己可能有肺癌或是肺腺癌,尤其是咳嗽時… 能提早發現可能預後較佳,後知後覺就不寄望積極治療了!

我請我的小弟羅大德醫師為我檢查呼吸道所有的器官,從扁桃腺到肺部,頸部器官等等。From head and neck to lung!由外而內,X 光影像,電腦斷層,到 MRI 核磁共振…抽血檢驗癌症指數等等。 大德醫師發現,我的問題不在肺部,在甲狀腺,是甲狀腺增生的腫瘤,治療的方式是手術切除,手術的風險是失聲,控制聲帶的神經受傷的機會極大,手術完可能無法正常說話,聲音沙啞,無法講話。不開刀也可以,要長期繼續追蹤,但如果是惡性腫瘤,會致命!

當下我們無法決定,但影像報告確定是如此。難怪我覺得最近幾年靈修不好,脾氣不好,原來是甲狀腺亢進在作怪! 我衣服越來越緊,脖子越來越粗,第一顆扣子越來越難扣,現在終於找到原因。可是下一步該如何是好呢?

經過一段時間禱告思考後,我們決定在中部某一家醫學中心,請不認識但是口碑不錯的一般外科主任開刀。

第一次理學檢查排刀,第二次住院開刀。我問主任醫師:「開完刀,我還能講話嗎?」主任醫師回答:「有人開完刀無法再說話,但是救了他的命。你是“要命”還是“要說話”?」我說:「我都要!」他說:「我會盡力閃掉控制聲帶的喉返神經,不要切斷這神經,就有機會。」

主啊! 我懇求祢,開刀後讓我能繼續說話…! 我立時想到聖經中的瞎子蒙主醫治時,心中的期待: 主啊!我要能看見! 此時的我期待:「主啊!我要能說話!」

那段時間,我一直禱告反省自己的一生: 「在我能說話的日子,我說了多少謊話? 說了多少髒話? 說了多少傷害家人的話? 說了多少神不喜悅的話? 說了多少挑釁的話? 說了多少沒有造就的話? 這些事,主啊!赦免我,因為那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說的! 如果祢向我數算,讓我不能再說話,那也是剛剛好而已。主啊! 可否給我機會? 讓我在開刀後,靠主祢的恩典和對祢的信心,我要說有信心的話,我要說出聖經的話, 我要說感謝讚美祢的話, 我要見證祢的大恩大德…! 主啊! 我天天拿 15 號手術刀在別人的口腔裡切來補去, 但是我的頸部從來沒有被刀子切過,我真的害怕,怕我醒不來,結束一生。怕我醒來後,變成啞巴,生不如死! 主啊! 懇求祢“扶住並引導”這位開刀主任的手, 在他切開我頸部的皮膚,翻開我脖子的肌肉, 能一眼就看出我的聲帶控制神經的分佈區域, 只切除腫瘤,保住神經網絡。

主啊! 我無權要求祢都聽我的, 但是求祢憐憫恩待我,再給我機會,叫我心裡火熱,常常服事祢, 我要用我的口繼續讚美祢,事奉祢,造就教會,堅固弟兄姊妹信心…」

當我進了開刀房的等候區,冷氣是強冷低溫,我被要求全身脫光,只披著單薄的病人穿的藍色長袍,躺在不鏽鋼金屬的推車上,背部冰冷無比,渾身發抖,此時太太與兒子們都不能進來,當下我只能禱告,只能向神說話…

當我遇見開刀房的護理師與麻醉醫師,他們都很年輕,我怕他們沒有豐富的麻醉經驗,我告訴他們:「你們要記得帶我回來喔!」

他們大笑,說:「會啦!你沒有回來的話,我們就完了。」

其實我知道,這事不是他們決定得了的, 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是神在掌權。 如同經上說: 無人有權力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 也無人有權力掌管死期; 這場爭戰,無人能免;(傳 8:8)

我在大燈的照耀之下,眼睛無法直視天花板,只好閉上眼皮,耳朵聽到他們用台語說:「阿唄!深呼吸!」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就睡了。那是麻醉氣體,我常常用在開刀病人身上,那時的我,是從醫生變成了病人,感覺是任人宰割,別無選擇。既已決定,就下不了手術“檯”了!

我期待,是否會看見自己的靈魂出體? 是否會被帶到天國樂園? 還是陰間地獄? 是否會看見天使與魔鬼?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被“全身麻醉”的手術,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被全身麻醉”。

結果我醒來,不知道經過多久(跳脫時間軸), 感覺是睡了一個很長的覺醒來,我沒有看見自己的靈魂出竅,也沒有看見天國與地獄,

更沒有看見天使與魔鬼。但是我先感覺很累,手腳不能動,被約束,有大燈照臉,有溫度在身上加熱,聽見有人很沒禮貌的連名帶姓的叫我的名,叫我張開眼睛,叫我醒來,不要再睡了! 這些都是恢復室的護理師對麻醉病人的叫喚工作。

朦朧之中,我問說:「這是哪裡?」那是要確定我已經在樂園? 還是回到手術房? 有人回答說:「我們帶你回來了!」我確定沒死,麻醉醒來,我在醫院了! 後來就有感覺我的太太與兒子來到推床旁邊,協助推床直接回去單人病房,接著麻醉漸漸退,喉嚨頸部傷口漸漸痛,我問:「我能說話嗎?」太太回答:「你不是在說話嗎?」歐! 感謝主,主耶穌給我“餘命”,也讓我能“繼續說話”!

那時我知道,我醒來以後,要做什麼了… 。如同主耶穌當年向彼得說的話: 「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 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路 22:32)」

開刀至今,滿兩年了,我繼續擔任內埔教會的講道人員,擔任內埔教會的婚介委員,擔任內埔教會信徒會議主席。每一次上台說話,

我的心,都是為著弟兄姊妹,為著造就內埔教會,為著見證主自己!

是主,讓我能繼續正常說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