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870] 愛主更深……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870期.pdf (886.5 KB, 20 次)

文/呂宜幸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做見證。我想,有很多事我們後來才明白神的旨意為何!但有時候當我們闔上眼的那一刻,我們仍然不知道神的旨意。在2021年7月31日我才在台北教會的月佈道做見證。但此刻,我要繼續見證的是腫瘤再次出現,而且大到不能動刀了,生命的轉變似乎在此將畫下休止符。

跟神之間的距離真的只有咫尺之遠嗎?六月底,我才開剛完第五次刀,九月底因腹部不舒服到診所看診,診所醫師幫我照了超音波,他覺得有異狀,所以建議我盡速回北醫回診。這次的疼痛真得很不一樣,開了五次刀,也沒有這樣痛過,一時之間以為是吃壞肚子。但我還是盡速的回北醫,醫師立即排了電腦斷層,然後等10月4日看報告!當天心理也沒多想,頂多就是再開刀,八九不離十吧!

報告出來了,聽到醫生說報告結果時真的很震驚,太驚慌了,一時之間真的無法接受,她說她和外科醫師討論過,已經沒辦法動刀了,只有化療試試看。我告訴醫師我不要做了,就這樣吧!結果醫師和護理師一直勸我再給它一次機會!最後我接受了這個成效約只有三成左右的治療。這麼多年來,腫瘤大都半年後才蠢蠢欲動,大約一年就得開刀。這次怎麼這麼快,一顆八公分,另一側的肝也被侵犯了,才短短不到三個月,我知道生命掌握在神的手中,我也希望我能向但以理學習「即或不然」的心志,無論結果好壞,我都順服接受。

禱告,交給神,求神指引我一條合適正確的路!晚上住在台北,因為隔天要到醫院做pcr檢測,星期四就要做住院四天的健保免費化療。回到家裡,我哭著跟老大、老二說明目前的狀況,和我的身後事如何處理。我告訴他們遺憾的是他們不認識神,更希望有機會他們可以認識祂。隔天,我回基隆安慰老人家和告訴老三狀況,無論如何,我沒有灰心,只是這重重一擊,很突然,不知所措,有點早,但神應該還是有祂美好的旨意吧!很遺憾,他們這麼年輕就要面對生命臨終的課題,沒想到二十幾歲的孩子們比我想像中堅強,我想這麼多年,他們應該也慢慢學會面對生命的無常吧!當時,我的心情真是低落到谷底,擦擦眼淚,我用錄音的方式告訴我的親朋好友們,接著我再打起精神和家人討論治療方式,最後我們決定做自費化療,整個療程應該二十幾萬,做完一個療程後,再評估成效如何,自費成效跟健保差不多,成效有限,有點死馬當活馬醫,但只需要三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兩種身心折磨是截然不同的。

既然決定了,所以那幾天,我馬不停蹄地做了很多事,我跟醫師請了一個禮拜的假。在有限的日子裡,我到彰化找摯友,我送給他從未拿給他的第一張福音單,也去台中找我最好的同學,繼續傳福音的前緣,接著再去找一位迷失的小羊,然後再回來醫院任它宰割。其實這次那麼快復發,就應知它頑強,感謝主,幾年下來,也沒瘦成皮包骨,還想減肥呢!若非神看顧,豈能如此幸運。

看報告的前幾天,我細細思想,刀不可能一開再開。或許,我有福氣,神伸出大能手醫治我;也或許,神憐憫我,息了世上的勞苦。很多事,就是放不下,捨不得,但順從主意,真的也沒有多想,只是那幾天眼淚總是不聽使喚,只求主擦去眼淚,與主同行,能活著一天,就是感謝主一天。主恩典滿滿我懂,順從主意我也懂,但人何其軟弱,有一通line告訴我別哭了、哭多了傷心,傷身又傷眼。這當頭棒喝讓我趕緊收起眼淚,繼續未完的事。我打電話給開殯葬社的吳弟兄,我自己跟他描述了我的喪事要如何處理,簡單快速完成,不鋪張、不浪費與花同葬。打第二通電話確認時,吳弟兄告訴我「主必預備」,的確何慮之有,處理好所有事,自己好像放下所有的擔子,全然交託了。

化療先做第一個循環,這個循環要做六次,因為決定放手一搏,於是選擇自費化療,它的副作用跟之前真是天壤之別,生活一如往昔。雖然它主要副作用是白血球降低,但也不多想了,有時雖因味道敏感而不知吃什麼,但還是很努力的吃,有時躺在床上時,隱隱約約似乎摸到腫瘤,好像沒有縮小的動靜,但很快速的我移開我的雙手,不再管它了。即使偶爾情緒一來會哭泣,但我對自己說,不要哭,因為神要我學習以一顆喜樂的心面對未來。

這幾次化療,當時我認為是神對我的看顧。第二次化療當天,白血球指數五千多,第三次化療白血球指數六千多,第四次白血球指數七千多,因而,當天都能按時做化療。在我第三次化療時,因病我到婦產科就診,那位第一次替我看診的醫生,聽到我這幾年的狀況,她說若不是我積極治療,以我的癌症,早就……我接續她的話,我說:「沒錯!這個癌症,通常壽命約一年左右。」我想,我只能說感謝主。

第二次宣判

化療第一個循環結束了,12月17日做電腦斷層,等待結果的日子有點難熬,這幾天身體好像開始有些疼痛,晚上不小心摸到一直腫脹的肚子,有點害怕,突然悲從中來。我們終究是人,不是神,無法隨時隨地勇敢堅強,但神的話語一直在腦海中迴盪,鼓舞著安慰著我的心情:「神與你同在,不要害怕!」「神的旨意,我們真的還不明瞭!」「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安靜等候,仰望神!」

有一位姊妹問我,這麼多年了,我難道沒有信心嗎?我告訴她,有喔!我沒有埋怨神,生命掌握在神的手裡,而且人終究還是必須走這一趟旅程,只是肉體是軟弱的,抵不住情緒的反應,此刻,我想我大概能理解,馬可福音9:24  孩子的父親喊著說:「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幫助。」雖然成事在神,但心中是無助的……

12月20日,看報告的日子,進入診間,我告訴醫師,我覺得應該是治療無效,醫師反問我,我提前看到報告了嗎?我說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明瞭,果然,腫瘤不但沒縮小,又長大了,原來之前白血球趨於正常,甚至有點升高,是因為腫瘤正慢慢長大,被它擺了一道,原以為,是自己身強體壯,吃了許多營養品。醫師問我要不要再試試藥效強一點的化療藥,我說,不用了,應該無效,醫師接著問我,接下來,我想要如何處理,我說生命交給神,然後每一天過著正常生活,直到無法繼續下去。

睡前,我告訴先生,神給我一顆平靜安穩的心,我睡得著的,感謝主,雖然心情五味雜陳、不捨難過,但很滿足了。其實,人真的沒有想像中堅強。隔天,吃個早餐可以想像一口眼淚配著一口早餐的心情嗎?聚會完,獨自一人騎著腳踏車在路上嚎啕大哭時的模樣嗎?在家人面前必須要堅強,但當自己獨處時,那份脆弱的心,數饅頭的日子,沒人能輕易承受。

一位執事娘勉勵我:「神給每個人的功課都不同,有時很納悶,也很想問:為甚麼?但我們始終無法超越神的旨意,只能安靜甚至無奈接受,從無奈到接受,再到順服,何其艱難,眼淚得流多少,信心得操練多少,真的非常不容易。」是呀!這些年流的眼淚都可以秤斤兩賣了。

一位傳道者也勉勵我:「面對當下的這一切,十分辛苦與軟弱。他說有一位姊妹經歷了喪夫之痛,她的先生因心肌梗塞突然離世,留下一個讀國小的孩子,在喪禮致謝詞時,她說:我不明白神的旨意,但應該是神認為我可以承受這一切。迦南美地是美好令人期待的。然而要渡過深深的約但河,心情卻是複雜的,與主日近,卻與家人越遠,因為家人尚未信主,不捨與盼望交換著而來,有時屬靈上是剛強的,但肉體卻軟弱了,只有靠著聖靈加添力量,靠主剛強。」

人生第二次離死亡這麼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才過一夜,今天腹脹的好不舒服,差一點無法出門,每痛一次,就喊感謝主,求神看顧,原來醫師口中的痛已經慢慢開始了。趕緊找個時間去了娘家告訴媽媽,此刻正在做化療,為的是讓她心裡有準備,當然她會以為像之前一樣會好起來的,殊不知事實並非如此,也告訴她,神有神的旨意,不要想太多,希望她能真正的把憂慮卸給神!

電話那頭,婆婆一句關心的話,不禁想問神,神還給我在世上有多少日子……,心情的起起伏伏,真的只能靠神,否則無法撐下去。感謝主,全家人並沒有因為現在的狀況,陷入愁雲慘霧中,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繼續往前走。因為在這臨終課題上,神給我們許多準備、體會、摸索的時間,而且神與我同在,我不孤單。

最近,常有朋友問我:「近來好嗎?」我總是回答他們:「感謝主,自從不再繼續做治療後,除了腫脹的小腹,依然存在又持續長大的腫瘤外,日常中,仍可做這事、做那事,心中無限感激。若真要比較,這是神極大的恩典,可以外出散步,可以聚會親近神……,這真的是我向神祈求的生活。

在來來往往醫院的日子裡,常看到許多病人那種沒品質的生活著,自己無奈辛苦,家人也受盡折磨,我好害怕自己會成為其中一員,常常在禱告中向神說,我無法祈求生命的長短,但生活的品質是神可以成全的。」此刻,因為神,愛主更深。我的分享到此,願一切榮耀歸與天上真神!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