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882] 被疼惜的滋味(一)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882期.pdf (1.7 MB, 13 次)

文/鄧儒燕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的聖名作見證:

信耶穌前我不知自己值得被疼惜

我成長的原生家庭是個「重男輕女」觀念與傳統信仰的環境。我是父親家族中的第一個孫子,出生前一直被期待是一個男孫,但事與願違,就因為生為女兒讓我的母親陷入了婆媳、妯娌嫌隙的困境之中;外加我天生體質不佳,徒增我母親在養育上許多的辛苦;無論外形、資質、各方面都不及弟弟妹妹來的優秀,所以不受關注與重視也是人之常情。或許因為自卑、總希望能夠被疼愛的心態,所以從小我得學習自律、乖巧,要懂得更多地犧牲和包容,不太有自己的想法。

我的父親是個木匠,家境並不富裕,這樣的身家背景常受到人的鄙視與不公平地對待,成長過程中,受人嘲笑和傷害是常有之事。所以,「被疼惜」的感覺是什麼,我不太懂;對於人,我有很大的恐懼和距離,因此造就了我的性格孤僻,不善與人親近;常常否定自己的生命價值、很沒有自信,為了避免受傷,我選擇將自己封閉起來。加上從小一直生活在父母爭吵的陰影下,內心很沒有安全感,會經常莫名地恐懼且害怕吵雜的聲響,相形之下也就不太懂得怎樣愛自己,當然就更不知如何去愛別人。

聖靈親自見證神真實的存在!

第一次接觸「耶穌」,是小學時期去過天主堂;因聖職人員柔和的愛心,使我對基督徒的身份開始有了憧憬。

由於家族頑固的傳統拜拜的信仰觀念阻止了我接觸教會,直到高二時主耶穌開啟了我的耳朵,聽到平日毫無交集的同學之間的對話談及「教會」,向來獨來獨往幾乎不太親近人的我竟主動開口請她們帶我到教會,這才真正開始有機會來認識現在我所敬拜的這位真神。

1988年4月,初次來到真耶穌教會看到信徒禱告的方式十分錯愕,因為對道理不明白,心想這間教會很怪異,跟小時候接觸的教會不同,內心便不斷思索如何脫身,完全沒把當天傳道人講的道理聽進去。就在聚會結束前,傳道人在台上再一次說明真耶穌教會的禱告方式,正心想要趕快逃離的時候,突然被催促到講台前面禱告,當時只好屈就呼應著傳道人講述的方式「奉主耶穌聖名禱告,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內心卻想:「等一下要趕快離開這間奇怪的教會」。就此同時,奇妙的事發生了,體驗到有一股暖流由上而下澆灌在我身上,並且有一個透明罩子從上而下將我框住,我清楚聽見自己禱告的聲音,專心進入禱告,舌頭開始跳動說出自己也聽不懂的話語;那瞬間,我的內心感到極其平安、寧靜與祥和,像是珍貴的珍珠被捧在掌心中呵護一樣。這樣的溫暖與小學期間天主堂神職人員給予的愛有很大的不同,那是看不見、摸不到的;結束禱告的鈴聲響了,傳道問我姓名並對我說:「妳得聖靈了。」

「神將祂的靈賜給我們,

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祂裏面,

祂也住在我們裏面。(約壹3:24)」

當時,我完全不明白「什麼是〝聖靈〞?」無法體會祂有多重要!當我還在思考當中,許多信徒已跑來為我欣喜祝賀。雖然當時我不明白聖靈是什麼,但我打從內心真實感受到那份溫暖的奇妙,是很踏實存在的,也是我第一次這麼深刻感受到「被疼惜」的滋味。

現在,切莫再猶豫,現在,切莫再推辭;

現在,將心門打開,讓主耶穌進入你心。

 

信耶穌之後,世上的生活就毫無風雨浪濤嗎?並沒有!神藉由各樣操練、患難鞏固我的信仰根基。

高職畢業初入社會工作了幾個月,我深覺技不如人沒什麼才能,內心十分渴望能繼續升學。因家境關係無法資助我補習、升學,我必須自食其力邊工作、邊準備考試,同時還要邊積存考上後所需的學費;對生來體質就不是很好的我來說,在身體上是極大的負擔;考試的準備過程並不順利,沒有任何的援助,得獨自面對許多挫折與孤獨無助,這時唯有藉著禱告祈求主耶穌成就我升學的心願。

整個求學的過程我卯足著生命唸書,白天在台北工作賺取學費,晚上到淡水靠著毅力學習,下課回到樹林住處後常常熬夜整理當日上課筆記到凌晨二、三點才睡;隔天早上六點起床準備工作,每天這樣三地往返的日常作息都是倚靠主耶穌的憐憫與保守,我才能堅持到最後得以平安順利完成學業。

慕道之後為了這些種種世俗瑣事漂流了將近四年的時間,直到1992 年才受洗歸主名下。

聖靈保守醫治了我心靈上的創傷

受洗之後,我也完成了學業,正式進到職場工作了四、五年之後,由於長期處在高壓的生活節奏及精神緊繃的狀態下,我開始產生自律神經失調的問題,接著遭受了憂鬱、失業之苦,現實生活種種的不如意,使我身心靈俱疲,對人生完全失去盼望。於是我軟弱的心志衍生出許多負面的想法,總想著傷害自己的方式,但聖靈一次又一次提醒我「殺人」是重罪,就像在聖經出埃及記第廿章中十誡的教訓,「殺人」將是不被寬恕的罪。

我已受洗歸主名下,這些負面的意念便成了我心頭上的重擔,因為明知自殘也是「殺人」的行為,在神的誡命中是不被允許、不被寬恕的罪,這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著只剩下空殼,連死都要背負著道理不可違背的重擔。但在我如此軟弱無助的時候,主耶穌不曾離棄過,祂藉由聖靈保守與帶領,一步一步地醫治了我心靈上的創傷,我的生命蒙主憐憫得以存留到現在。

在那段憂鬱的過程中,聖靈曾感動我說「你愛我嗎?」心想怎麼做才算「愛神」?我不明白。主耶穌藉由詩歌告訴我:「當先求神國神義」(太6:25-34);我仍不懂「求神的國跟神的義」與生病受苦有什麼關係?

聖靈再次教導我:「不要單為自己禱告」,雖身處逆境仍要以這般艱難的心情為同受煎熬的人代禱,誠如聖經腓立比書中神教導我們的「當以基督的心為心」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但這些道理對當時的我來說真的是太難、太高標準了,我實在無力做到。

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

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