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907] 未曾間斷的恩典(一)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907期.pdf (2.0 MB, 8 次)

文/翁真真、翁麗真

我要分享的是家族的信仰見證,主的恩典從不間斷。

家族的第一顆信仰種子是我的外婆,當初外婆為了外公及大舅的疾病到處求神問卜,只要有人說哪裡有神就去哪裡拜,走遍各個大大小小的廟宇,不論多遠也不辭勞苦前往,然而外祖父及大舅的病況絲毫不見起色,直到有一天姑婆遠從嘉義來到北部,看到外祖母家裡的不平安,便將教會的道理講給她聽,並帶她到台北教會慕道。

外婆曾經說過,當時她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態,既然傳統信仰的神佛幫不了她,她就到教會看看。後來東園教會成立,外婆就改在東園教會慕道,當時外公因為脊椎開刀之後不良於行,沒有拐杖便無法走路,但在劉重義長老全家及東園教會弟兄姊妹愛心關懷和繼續牧養、帶領下,引領外公信主。

他於民國56年10月15日在台北教會接受洗禮,受洗前需要有人攙扶到水裡,當他受洗後從水裡上來的那一刻,便將拐杖扔到一旁,自己走路上來。而大舅小時候曾發高燒導致腦部受損,後來因為面臨徵兵而感到壓力大,繼而出現精神異常的問題,飽受幻覺之苦,大舅常會到處亂跑,時常遭到外人的責罵甚至毆打。經由外婆的帶領,大舅信主受洗後,精神狀況受到了控制,不再到處亂跑,也沒有再出現幻覺。外公及大舅雖已蒙主召回許多年,至今我依然記得外祖父及大舅在我年少時的樣子:外公走路雖然有跛行的現象,但真的不需要使用拐杖,甚至可以拿著鋤頭在菜園裡幫忙種菜;而大舅總是一副好脾氣的模樣,安息日會自己騎腳踏車到教會且從不遲到,在家裡會幫忙打掃及抄寫聖經。

還記得小時候我外婆家的前面是一間大工廠,有一天晚上快到半夜時,工廠突然失火了,工廠跟外婆家的距離約只有一條單線道的寬度,距離算是蠻近的,當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全部的人都逃出家門避難的時候,唯獨外婆堅持留在屋內迫切禱告,祈求神不要讓火勢往住家方向蔓延,感謝神垂聽了外婆的禱告,火勢並沒有往住家方向延燒,保住了住家的安全。縱使住家與工廠的距離是那麼近,火勢那麼猛將工廠燒的精光,但連一點火星子都沒有落在住家這邊,誠如馬可福音十章27節「耶穌看著他們,說:『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

我的母親在外婆受洗信主時已出嫁,因此並未參與家中信主的經過。後來,我的弟弟四歲時跌倒造成腦震盪,之後又因長麻疹而發燒,因此母親揹著弟弟從板橋走到萬華求醫,到了醫師那裏弟弟已經昏迷,經過醫師診視打針後,速由護士陪同到台大醫院急診就醫,被診斷腦炎須住院治療,外婆立刻請東園教會弟兄姐妹代禱,並常到醫院為弟弟禱告。在外婆為弟弟禱告的時候,母親看到弟弟的手揮了三下,而弟弟也在昏迷了四天後清醒。醫師說清醒後會造成腦部受損,而弟弟在清醒後,原本四歲小孩會做的事都不會做了,甚至也不會走路,猶如初生嬰兒。

在醫院住院二十八天後出院回到家中,須照顧如襁褓中的嬰兒般,一切從頭教起,此時母親因為照顧弟弟心力交瘁、積勞成疾,接著病倒甚至大吐血;在她在接受醫院治療,恢復走路的力氣後,在外婆的帶領下才開始到教會慕道。而弟弟經過半年的恢復期,終於開始學會走路,原本是右撇子變成了左撇子,但比醫師預期的狀況好很多,不久後母親就帶著弟弟跟我一起接受洗禮。母親生病時常在家中看聖經,當時她常因為疾病而感到愁苦,有一天在看聖經時,突然在聖經中浮現大大的幾個字:「必醫好你的病」,母親看到以後感到大大歡喜,身體狀況也日漸有起色,雖然整個病程歷經了三年之久,但康復後與常人無異,才又生下了我妹妹跟小弟。

母親說妹妹是個難養的孩子,有小兒氣喘的毛病,夜裡無法平躺睡覺,三天兩頭就得跑醫院,到了三個月大才稍有改善,直到三歲氣喘才痊癒。在妹妹大約四歲時,有一天抱著一個娃娃玩,當著我母親的面咬住娃娃的鼻子並吞下,而娃娃的鼻子是用大頭針做的,直接插在娃娃臉上,也就是說妹妹吞下了一根大頭針。當時母親急著抱起妹妹跑到台北教會,請當時駐牧的侯傳道幫忙代禱,當下只想著要靠神,並沒有想到要去醫院,而妹妹也在三天後排便時將大頭針解了出來。很難想像一根大頭針竟在肚子裡繞了腸胃道一整圈,沒有將腸胃道刺穿,又完整的解了出來。

如聖經約伯記三十六章15節所云:「神藉著困苦救拔困苦人,趁他們受欺壓開通他們的耳朵。」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當外婆走投無路的時候神揀選了她,因著外婆的帶領,家裡的老小陸續歸入主的名下,至今我已經是第三代的信徒了。回溯信主的起源,猶如一趟時光之旅,驀然發現神的恩典在我的家中從來沒有間斷過,每每都能從困境中安然度過,這一切應驗了神的恩典是夠用的!此時我抱著無比感恩的心,寫下神所賜的諸多恩典,願一切榮耀頌讚歸給天上的真神。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