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910] 豐沐主恩的小羊(一)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910期.pdf (1.0 MB, 9 次)

文/李憶雯

我從小生長在傳統信仰的家庭裡,因為和外婆的感情很好,而外婆是虔誠傳統信仰者,因此被外婆影響,對拜拜也非常熱衷,會為了積功德而唸佛經,也曾把零用錢存下來去助印佛經,現在想想,自己的這些行為可能就是想尋求神。

只是我不知道真神在哪裡?

拜拜、念佛經一陣子後,並不覺得有什麼感動,直到我的同學跟我說她去教會的事,因為我們都是傳統信仰從來都沒有接觸過教會,所以也覺得非常特別。但她叫我自己去,她不肯跟我去,因為她非常害怕禱告的聲音,但覺得這個信仰很好,一直推薦我去。後來同學答應我的請求,硬著頭皮陪著我去教會。

因著對道理的渴慕,我們到處去參加靈恩佈道會,這和我之前所聽到、所體驗的信仰不同,但這次不一樣,聽到真教會的道理時特別感動(我想這應該是聖靈感動),在一次的靈恩會上,聽到一位滿頭白髮的老阿伯 (後來才知道是朱榮道長老),站在台上講著像公民與道德的課程,內容是老掉牙孝順父母的道理,但我卻是聽得非常感動,也反省自己真的是做得不夠好,也不夠孝順。長老說求聖靈要情辭迫切的直求,就像馬太福音7章7節說的「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我在同學的鼓勵下到前面求聖靈,心裡想著「我來跟你叩門了,求主耶穌為我開門。」我心裡一直這樣想,認真拼命地求,長執也來按手幫助代求,後來朱長老按手在我的頭上,瞬間,我感到有一股暖流通過我的全身又回到長老的手心,我得聖靈了!在那一刻,我知道真的有神,因為我體驗到神,這跟之前重複念經沒有感受到神的經驗比起來完全不一樣,就像經上所說「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

 

在這之後,我就近到永和教會慕道,一段時間後,大家鼓勵我受洗歸入主耶穌,成為神的兒女,我也決定要受洗。當時雖然我有告訴母親,但沒有得到她的同意,可是我已決定一定要受洗,所幸洗禮的當天母親沒有發現,我就順利在民國79年接受大水的洗禮,直到今日,我已經信主30年了,我始終認為能認識主耶穌、成為主的小羊非常幸福。

【我是主羊】

主領我到青草地 安歇在溪水旁

黃昏時 主與我一路同行

牧場上 凡是屬於主的羊都強壯 我是主羊

青草地,溪水旁,黃昏時有主與我同行

黑暗夜,路崎嶇,一步一步隨主行

誠如詩歌的歌詞,不管是在青草地、溪水旁,還是遇到黑暗夜、路崎嶇,都有主的同在與陪伴,就如同我信主之後所領受的各樣恩典。

車禍中蒙神保守

我在信主前後,分別發生了兩次車禍。一次是還在慕道時期,搭著朋友的機車外出採買時,因為車速過快跟轎車相撞,撞上時我感覺好像被人抱起、又輕輕放下,而呆坐在馬路上,朋友卻是雙膝嚴重擦傷。這一次我就感受到神時時刻刻的看顧,對於只是在慕道的我,神就如此愛我、救我。

第二次是在受洗不久後,在參加完家庭聚會的回程,被一位無照駕駛的高中生騎機車攔腰撞上,我的機車半毀而我也被送到醫院,檢查後發現我的脊椎最後兩節的軟骨斷裂,醫生建議治療的方法一是開刀、二是必須躺在床上靜養一個月,當時約民國80年,醫療並不是那麼發達,開脊椎的手術風險很高,印象中當時有一位歌后就是因為手術失敗而終身坐輪椅。

當時十分擔心父母的責怪,也害怕因為在受洗不久後就發生這樣的事,會使得父母不再讓我去教會。因此我選擇躺在床上,整整一個月都沒下床,但這只是消極的治療並無法完全復原,醫生說斷裂的軟骨並沒有辦法再長回來,而且隨著時間和身體的活動,總有一天會壓迫到脊椎的神經,屆時就一定要開刀,而且也不適合懷孕,因為胎兒的重量會壓迫到神經。但是主恩夠用,我在懷孕時並沒有特別不舒服,神也賜我一對兒女,感謝神經過了30年,我並沒有因為脊椎有過病痛,甚至我從50歲時開始慢跑,參加了超過二十幾場的路跑活動,累積超過200公里的路程,我的身體也沒有什麼不適。也許哪一天有可能發生病痛,但我知道神與我同在,無論何往神都會帶領我的腳步,我也無所懼怕。

【主恩典夠我用 】

當我受特殊試煉和痛苦時候
主耶穌就告訴我 恩典夠用
每當我灰心失望,完全無助的時候
主耶穌就告訴我 恩典夠用
信息進入我心中,聖靈在指引我
在百般試煉中 當大喜樂
因為祂已告訴我,祂的恩典夠我用
只要信 祂的恩典是夠我用

 

神所預備的婚姻

受洗後一年左右,我到了日本留學,學校的暑假期間我回到台灣,那時我的同學好意請託東園教會的婚介媽媽幫我介紹對象,但因為我課業還沒完成,也沒有結婚的意願,所以內心不太願意。在和婚介見面後,我也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要回日本繼續就學的前一天,這位婚介媽媽突然想起好像有一位姊妹拜託要介紹對象,於是緊急的聯絡了當時東園教會適合的弟兄,但因事出突然大家已有安排行程,最後找到一位弟兄來應付應付,婚介媽媽說:你就來見個面吧!反正那位姊妹明天就要回日本了,如果沒有感動也不需要再聯絡,你也不會有什麼困擾。」

人的「恰巧」成就了神的旨意,

神所賜的恩典,也藉由我們的「來應付一下」

而成就了這段婚姻,

我們共同相信的神,更是賜給我們了一雙兒女。

見面後的隔天我就回到日本繼續求學,之後我們便靠著書信和電話了解彼此,隔年的八月,我們就在東園教會舉行婚禮。神的安排就是這麼奇妙的,當你無所求時神早就已經預備最好、最適合我們的。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