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報909] 未曾間斷的恩典(二)

完整版週報電子檔請下載:

  週報第909期.pdf (2.2 MB, 14 次)

文/翁真真、翁麗真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 55:8-9)

我今天要見證的是神奇妙的安排,我的職業是一個護理師,我在民國87年進入榮總服務,為什麼會到榮總上班?因為我是很內向的人,當時剛畢業的我很不想面試,也不知道要選擇哪一間醫院,不希望參加面試,所以我禱告祈求神讓我可以不要面試就去上班,剛好醫院到學校徵才,只要學校推薦的學生就可以直接上班,而我幸運的成為學校推薦的學生之一,可以不用面試直接去上班,而這就是神奇妙安排的開始。

在榮總的第一個單位是胸腔內科病房,那是一個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單位,而我偏偏就被分發到這個單位,剛開始適應的很辛苦,每天上班前流淚禱告,下班後又流淚禱告入睡,在胸腔上班後大概1年多的時間,有一天接到家裡的電話說我父親在其他醫院突然氣胸急救插管,而單位的同事護理長知道以後,就幫忙協助轉院到榮總治療,假如沒有神的安排讓我在胸腔科,我根本就無能力來幫父親轉院治療;如果不轉院為了照顧問題勢必會對家裡的經濟造成影響,而感謝主我的父親順利轉院也很快就康復出院了。

而到了民國91年1月我的母親以為是感冒至台大醫院耳鼻喉科就醫,但覺得喘得厲害又看胸腔內科,因喘的情形未改善甚至會影響走路,那一天看診後她打電話給我說她好喘,而單位內的主任醫師聽到後,就立刻安排我的母親當天住院檢查,經過檢查後診斷出肺栓塞、氣喘並有肺纖維化情形,住院治療一個月後出院,在門診持續追蹤治療,期間曾經再度肺栓塞兩次,甚至被醫師通知病危狀況,從民國91年發病到現在民國111年,已將近20年的時間,雖然走路容易喘但還能自由行走活動,也還能到醫院看診,胸腔科醫師見到我母親都訝異她的身體狀況,因為跟她同一時期診斷出相同問題的病人,大多已不在人世或者根本無法出門行動,實在遠遠超過醫師的預期。

而第二個單位是轉調到胸腔重症加護病房,也適逢早年SARS的時期,當時在加護病房有一張負壓隔離病床,有一天上小夜班,我被告知要照顧即將轉來的SARS病人,那是在SARS初期大家對疾病還不是很了解的時候,當時我的裝備只有一個N95跟一件半長的隔離衣,那一天上班一直在等那個SARS的病人但卻遲遲不來,後來電話聯絡總醫師才告知不知道為什麼病人轉到和平醫院去了,後來大家對疾病比較清楚認識時,才發現神在我還不知道的時候就保守眷顧著我,若是以那樣的裝備照顧病人,染疫的風險是極高的。而我的母親在我調離加護病房後,也曾因為肺炎住進加護病房治療後出院,雖然我已不在加護病房,但加護病房裡還有熟捻的老同事,也認識我的母親,因此在轉院過程中家人都深感安心。

99年調任第三個單位是高齡醫學科,是因爲跟研究所所學相關和護理長的舉薦才轉調單位,後來我的外婆也因失智症住進單位內治療,在照顧生病住院的家人時能省事不少。現在的我轉調到門診上班,雖然我的母親偶有需住院治療的情況發生,但即便不是在我曾經的單位住院,也總會遇見一兩老同事,曾經我對這樣的巧合無所感,在多年後回首自己的工作經歷,突然發現原來神早已經幫我把一切都預備好了,每次的單位調動都不是出於我的要求,都是在偶然的機會下而有所調動,原來在發生事情已先,神就已經把我的位置安放好了,才能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而我的母親大概在民國九十幾年因為腰痛到幾乎無法行走,住院檢查發現胸椎、腰椎壓迫性骨折,只能休息吃止痛藥,活動時穿著背架,醫師說除了服用治療骨質疏鬆的藥物以外,可以考慮打骨泥,但在當時這是自費的治療,約需二十萬以上的治療費用,對當時家裡的經濟而言,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但因怕以後不良於行,仍咬著牙打算接受治療,在治療當天已經進入治療室了,但醫師看了片子以後表示施打風險太高,所以未做治療就出來了,當時我的母親感到很難過,但也無計可施只能禱告,想不到在一年之後健保居然開始給付這項治療,醫師後來評估我母親狀況又說可以接受打骨泥的治療方式,因爲有健保給付這次不用自費,如此奇妙的安排,神深深知道我們的難處。

103年7月我的哥哥因為胸壁突出一塊至台大醫院檢查,發現是不明原因的腫塊須手術切除才能化驗確定診斷,而我的研究所同學剛好在台大醫院服務,經她推薦胸腔外科醫師並協助掛號就診事宜,而我非常擔心他的狀況,因為我的工作經驗讓我知道這是骨肉瘤的可能性很大,惡性的機率也很高,如果是惡性就必須接受化療,我不敢事先告訴家裡的人,因為我知道擔心是沒有用的,因此為了這件事我努力的禱告,在某一次迫切的禱告中,我深深的覺得一切都不用擔心,自那次的禱告後我不再感到害怕,我的哥哥8月10日住院、8月11日接受胸壁切除及皮瓣移植手術,當日術後轉加護病房觀察,8月13日轉至一般病房觀察,8月15日就出院返家休息,經化驗診斷後為分化不良的細胞即原位癌,只要切除後持續追蹤即可,不須接受其他治療,至目前追蹤情形皆正常,再次顯明神奇妙的安排,發現疾病的時機是那樣的湊巧,若再晚一點發現那麼疾病的嚴重度勢必會增加,雖然因為疾病導致失去工作,但也因為疾病而得到保險的給付賠償。而我哥哥住院治療的期間,我也恰巧因為腳部肌腱炎負傷請假中,才能在他住院時可以有時間協助就醫治療。

這一連串的恰巧、剛好,都不是我能事先安排的,若不是神奇妙的作為,讓一切的恰巧、剛好都碰到一起,真的不知道遇到事情的時候該怎麼處理,雖然家裡的人生病、反覆住院,看似令人灰心失望,但每每回首來時路,總會因那麼一個恰巧、那麼一個剛好,就解決了當下的難題。在每一次的經歷中都可以看到神的憐憫與恩典,雖然會遇到困苦、患難,卻都不要忘記禱告祈求神的憐憫與帶領,就如聖經詩篇四十六篇1節所云:「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五十篇15節所云:「並要在患難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榮耀我」。願一切榮耀頌讚都歸予天上的真神,阿們。

(全文完)